ch.17

「呀可以告訴我你跟金聖圭發生了什麼事嗎?」李成烈不明白的問。
『沒什麼事啊』南優賢這樣說,李成烈越覺得事情不簡單。
「呀不要跟我說什麼狗屁話!你知不知道金聖圭明天要離開韓國了?」突然李成烈這樣說,南優賢覺得很錯愕。離開!?為什麼!!!

『為什麼要離開!?』南優賢真的有點擔心了。
「不是因為你嗎?呀你最好給我說清楚到底為什麼要跟金聖圭分手!」李成烈不滿的說。
『那也只是表面,現在我跟我哥有話說不清!所以我也正在思索到底要怎麼辦,所以我就先知開圭哥了呀!你以為我就不難過啊?』南優賢真的覺得跟金聖圭說那樣的話,自己真的很後悔。

「那你現在打算怎麼做?」李成烈反問。
『你說我還能怎麼辦?』南優賢現在只有一個辦法。
「呀我跟你說啊,明天是我弟畢業典禮,我會想辦法讓圭哥出現在畢業典禮,你最好能在兩點之前趕到現場啊!要不然你就真的會失去一個最愛你的人啊!」李成烈這樣說,南優賢真的覺得不能再跟南寶賢冷戰了,現在只能向南寶賢求請了。
『我知道了...』說完就掛了線。


然後李成烈就躺在椅子上,招手要金明洙過去自己身邊。
金明洙走了過去,就被一把拉進懷裡。
「親愛的,明天一起去參加大烈的畢業典禮吧」李成烈將金明洙抱在懷中。
「知道了」金明洙害羞的窩進李成烈懷中。

而南優賢從房間走了出來,跟李成烈談完了這件事之後,他覺得一定要讓南寶賢認同才可以,他可不想讓金聖圭永遠消失在自己身邊啊!他們這次吵的可是最久的時候了,自從那件事之後也有一個多月了,他也曾經想要打電話給金聖圭,可是怕他不接也就沒打了,然後事情就變成這樣了。

南寶賢這時候走上樓了,就與南優賢四面交接了。
「你終於肯出來啦?」南寶賢不滿的說道。
「哥我們談一談好嗎?」說完不等南寶賢的回應直接從他身邊走下樓。
南寶賢愣在那邊幾秒鐘,就跟著南優賢走下樓了。

南寶賢坐在南優賢旁邊等著南優賢開口。
「哥你到底不滿金聖圭哪一點?」南優賢事真的不明白南寶賢到底在忌諱什麼。
「就是看他不順眼啊!」南寶賢這樣說,讓南優賢極度不滿。
「哥!你難道要眼睜睜看著你弟失去幸福你才甘願嗎!?」南優賢不滿的說道,可是南寶賢卻一點都不想領情。

「那可真好啊,呀南優賢,你女人不愛去愛一個男人這合理嗎!?」南寶賢冷笑。
「呀你以為我真的愛男人啊?我愛的是金聖圭這個男人!只有他才能讓我愛的死去活來你懂嗎!?」南優賢火大了。
「呀現在道是為了一個男人跟你哥這樣說話啊?南優賢你要搞清楚狀況!還有你知不知道爸現在還在跟病魔對抗!」南寶賢當然也不認輸。

「哼誰管那個老頭子啊?媽生病的時候他在哪裡啊?有關心過自己的妻子嗎!?」南優賢從小就跟媽媽比較好了,就在有次,南優賢的媽媽後來得了肺癌,去醫院檢查的時候已經末期了,小優賢就一直在醫院等待著媽媽能醒過來。
南寶賢也是下了課就順道去醫院看媽媽,直到南優賢要升高中的時候,南優賢那次去看了媽媽,因為媽媽的狀況很不好所以優賢就去叫了醫生。
才知道媽媽抗不瞭病魔而不幸的去世了。

最令他生氣的是他的爸爸。
因為他爸爸從來也沒過來醫院看自己的妻子,理由就是因為工作忙而沒空去看。
南優賢就跟他爸說。
「難道工作比媽媽還要重要嗎!!?」南優賢哭得唏哩嘩啦的對他爸說。
「優賢,公司忙不過來我也沒辦法呀」南優賢他爸也覺得蠻不捨的。

「真是好理由啊!還有你根本沒把我當作兒子看待!我生病的時候你又在哪裡?酗酒就亂罵人!你有想過我的感受嗎!你有想過媽媽的心情嗎!!」說完的南優賢就離開了家裡。
而從那次之後南優賢的性生活就開始了,不管男女他也都試過了,只是每次做完又想繼續做,好像永遠都滿足不瞭他的性慾,於是他就變成了病,這就是南優賢所謂的慾求不滿。
但直到遇到了金聖圭就完全不一樣了,他真得做完之後覺得很滿足了。
所以他非要金聖圭不可,他也真的很喜歡金聖圭。

「呀!南優賢他可是你親生父親啊!怎麼可以這樣亂批評!?」南寶賢也覺得他們小時候自己的爸爸真的是有點過頭了,可是他有次去醫院跟南寶賢說。
「我後悔當初沒能看你們媽媽最後一面,我也很後悔優賢生病的時候沒能陪在他旁邊,寶賢啊...我真的希望優賢能來探望我一下...只不過他現在應還還恨我吧」南爸躺在床上很難過的說。
聽了南寶賢這樣說,怨恨了自己親生父親也有很多年了,他也說後悔了,知道自己該釋懷了吧?


「總而言之,有空就去看看爸也好,還有那個什麼圭的啊,不要再跟他見面了知道嗎!?」南寶賢這樣說,南優賢就突然下跪了,嚇到了南寶賢。
「哥我求你了...我真的很喜歡金聖圭,沒有他我真的不想活了...哥拜託你成全我跟金聖圭好不?」南優賢說著說著就哭了。
「優賢別這樣好不好?為什麼偏要執著金聖圭?他就是你的命嗎!?失去他真的會讓你死掉嗎!?呀南優賢你到底在想什麼啊?快起來!」南寶賢要扶南優賢起來,可是被南優賢打掉了。
「在哥還沒成全我之前,我絕對不會起來!」南優賢很堅決的說,但南寶賢也沒有心軟。
「那就隨便你了!」說完就出門回公司去忙了。

在一旁的傭人們都看在眼裡,他們第一次見識到大小少爺吵過最兇的一次架。
沒人敢出面阻止,因為他們都知道南優賢跟南寶賢的脾氣可是不好惹的。
到時候可能會掃到颱風尾,所以也只能眼睜睜看著兩兄弟吵架了。


而金聖圭就在打李明天要出國的東西了,在一旁的李成鍾看著金聖圭打理。
心裡莫名的不捨。走到金聖圭旁邊。
「哥...真的要走?」李成鍾眼眶已經泛淚了,金聖圭看了也心疼。
放下手邊的衣服,面向李成鍾。
「別露出這表情嘛~這樣哥怎麼捨得走呢?」金聖圭半開玩笑的說。

「嗚哥不要走好不...」李成鍾就突然哭了,金聖圭也快耐難不住了。
「成鍾別哭好嗎?哥很快就會回來的」抱住李成鍾,自己也掉了淚水。
「嗚...我不要哥離開這裡...嗚...哥不要走...」李成鍾越哭越兇,金聖圭越覺得難過。
「不然成鍾,哥帶你一起走好不?」突然想到可以帶李成鍾出國去散散心,因為畢竟長期都在工作所以根本沒時間,想說就利用這時間帶李成鍾出國,順便自己也可以放鬆調適一下心情。
「可ˋ可是店裡怎麼辦...?」李成鍾突然有點高興,但是Paradise沒人經營了。
「休息個一陣子應該沒事~成鍾要不要一起去?」金聖圭問,李成鍾開心的用力點頭。
但是某個人應該會不甘願吧。
想說等明天再看看了,所以金聖圭先把東西打理好之後就跟著李成鍾一起去房間睡了

=======時間分隔線=========

很快的已經凌晨3點了,南寶賢提早先回來了,那時候去公司整理東西,好了之後就回家了,回到家一打開門,看到了一個人影,打開電燈,發現是...。
「哥你回來了啊」南優賢依舊還是跪著,這讓南寶賢有點無奈。
走過去沙發上坐著,翹著二郎腿問。

「真的非要金聖圭不可?」南寶賢問。
「對沒錯!」南優賢還是很堅決的說。
「理由是什麼?因為唯獨他可以滿足你的性慾?哈別跟我說你有什麼狗屁欲求不滿的病?」南寶賢為什麼知道呢?因為他有次回家找東西,發現有病例通知單,所以才知道南優賢得了稀少的病。

「自從高中離開了家裡,我的生活變的一蹋糊塗,直到遇見金聖圭我的病才有好轉!所以我非要金聖圭不可!哥...我真的求你了...我真的很愛金聖圭...沒有了他我的生活可能又要重複到撤了...哥也不希望我繼續這樣吧?」南優賢很真誠的向南寶賢求情。
南寶賢其實也不怎麼想要讓南優賢繼續過那樣的生活,但是他還是有點不想認同他跟金聖圭的戀情,因為畢竟是男人啊!

「唉ˋ我能拿你怎麼辦?快起來吧」南寶賢真的覺得無奈了。
「哥答應了嘛?」南優賢擔心的問。
「你答應我真的可以幸福就好」南寶賢這樣說時,南優賢高興的起身然後直接撲上南寶賢身上。
「嗚...哥我答應你...嗚我答應你我可以幸福...」南優賢就在南寶賢懷裡哭了很久,南寶賢也試著安撫著南優賢,畢竟是自己的親生弟弟,所以不認同怎麼行呢?

事後南寶賢將哭累的南優賢抱去房間睡了。
南寶賢將南優賢輕放在床上,然後坐在床上輕撫著留在臉頰上的淚痕。
「優賢啊,這次幸福是你自己選的,哥相信你的選擇是對的」說完將南優賢蓋好被子就走出去房間了。

其實南優賢根本沒有睡得很熟,在南寶賢抱他之後他就醒了,他只是在裝睡而已。
然後看了看時間,凌晨五點,然後撥了一通電話。
「嘟嘟──」電話通了。
『喂...?』像是一副剛睡醒的聲音。
「喂?成烈啊!我跟你說喔...」要說什麼的時候突然被打斷了。

『靠!南優賢你知不知道現在幾點啊!三更半夜打電話來幹嘛?有事不能明天再說嗎!我要睡了再見!』說完就掛斷了。
耳朵快被震破的南優賢覺得難受,不想管了就倒頭繼續睡了。

=======時間分隔線=========

隔天一早,南優賢醒過來時,已經12點快一點了。
立馬跳下床,走進浴室快速的刷牙洗臉,然後出來換衣服。
好了之後就準備出發去首爾高職醫術技術學院了。

然後金聖圭因為被李成烈說服,所以也來參加了。
李大烈看到金聖圭也來了,真的很開心啊。
可是又聽到一個消息,讓李大烈真的非常的不爽。
「呀成鍾哥!!你為什麼也要離開啦!!!」李大烈搖著李成鍾的身子,表示不依。
在畢業典禮之前,李成烈有把金聖圭要離開韓國的事情說給李大烈聽,他也有跟李大烈說金聖圭跟南優賢的事,所以事實上他們在Paradise的時候並不知道彼此的事情。

但是李成烈完全不知道理成鍾竟然也要跟金聖圭一同離去,這叫他該怎麼辦才好呢?
可是又想如果金聖圭去不成,李成鍾應該也去不瞭了。
「就想出國去玩玩呀...我哥要帶我去我當然很樂意啦~~」李成鍾故意調戲。
「不要啦!!人家不准你去!!」李大烈決定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戲碼了。
此畢業典禮要準備結尾了,要請所有的畢業生送上致詞向學弟妹師長說聲再會。

李大烈不依的進會場去,而4個人也進去了觀眾席去做好了。
「那我們由請三年7班的李大烈出場!!」所有學妹們都尖叫了,因為李大烈真的是太有人氣了,所有的學姊學妹都是他的粉絲。
「嗯...很高興可以來這間醫學院讀書,也認識了很多學弟妹們,真的是很謝謝你們,在這三年下來真的很快樂,也學到了很多東西,我會繼成我們家的醫院,雖然我是朝心理醫師這方面走的,但是我還是會進修精神科醫學這方面的」說完就鞠個躬。

然後又抬頭說。
「還有坐在觀眾席幾個哥哥們都來參加我的畢業典禮,真的是很感動,坐在觀眾席有個人,是我最愛的人,容許我邀他上來跟大家見面嗎?」說完大家都說好。
在觀眾席的李成鍾真的非常的緊張。
李大烈看了李成鍾的反應覺得很可愛。
走過去觀眾席將李成鍾牽出來,幾千個學生都覺得好羨慕。

然後上了台之後,將麥克風給了李成鍾。
「呃...很開心這孩子終於可以畢業了,然後老師謝謝你們這三年下來的照顧」說完李成鍾就將麥克還給李大烈。本來要下台的李成鍾被李大烈拉了回來。
「學弟妹們~希望我對我的戀人做什麼親密動作來感謝他來參加我的畢典呢~?」李大烈故意這樣說,李成鍾當然也知道李大烈是想讓李成鍾出名啊!!

「親一個~親一個~」下面傳來的這親密動作就是KISS了。
觀眾席的三個人覺得李大烈玩得太過火了,可是能怎麼辦呢?誰叫李大烈就是這樣的人。
「各位知道嗎~我的愛人也就是你們的學長呢!他可是心理科醫學系畢業的呢!」聽到這樣的話,所有的人都很驚訝。
「各為所謂的親密動作是KISS?那沒問題~」李大烈說完就將李成鍾面向自己。
勾起李成鍾的下巴,李成鍾的眼神表示:你敢親下去我就永遠禁你慾!

看到這恐怖的眼神,大概知道怎麼回事了。
禁慾!?他可是會受不了啊!!更何況還是永遠!!!!
「不好意思啊~這位哥再害羞了!所以我們就這樣算了~」說完就牽著李成鍾走下台了。


後來有一位畢業生,在台上親吻了自己的愛人。所有的人都拍手尖叫了。
「他就是我最愛的人~他是鹿日含哥~」說完就牽著自己的愛人走下來了。
這人李大烈認識,他也是一樣人氣很高也很有學姐學妹的緣。
「那人是誰啊?這麼正大光明」李成鍾真心佩服這人。
「三年12班的吳世勳」李大烈回應,李成鍾也覺得這人真的是太帥了。

畢業典禮正式結束了,剛好已經兩點了,五個人就走出去了。
李成烈擔心南優賢到底會不會出現,都已經兩點多了都還沒看到人影。
「那我先去機場了喔,大烈啊不好意思,成鍾我就帶走了」金聖圭剛好攬到一輛計程車。李大烈真的很不捨李成鍾就這樣離開自己身邊。
「成鍾哥,記得要打電話常跟我聯繫喔!!」李大烈覺得不管再說什麼好像都沒什麼用了,因為他知道李成鍾的堅持,所以也只能順從他。

「大烈...我會的,我會常聯繫你的」走過去牽起李大烈的手,墊起腳尖吻上李大烈就放開了,然後要準備上車的時候。
有個熟悉的聲音從後方傳來。

 

「呀!金聖圭!你不是答應我不會從我身邊逃走嗎!!!」南優賢快速的跑過來將金聖圭拉住,完全愣在那裏的金聖圭完全不知道怎麼回事,為什麼南優賢會出現在這裡。

然後李大烈也將李成鍾拉回自己身邊了。
南優賢拉著金聖圭走到後車廂將他的行裡拿出來,跟司機說可以先開走了。
那司機開走之後,南優賢走到李成烈旁邊。
「動作真慢啊,要是真的上車那還得了~」李成烈調戲著。
「就算是這樣,我還是會去機場攬的」南優賢輕笑。
「不過還是謝謝你了~我就先帶圭哥回去了」說完就帶著金聖圭去自己的車上了。
然後兩個男人就帶著自家的戀人回家去了。
.

坐在副座駕駛的金聖圭還是在發愣,完全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。
「南優賢,為什麼你會出現在那裡?」沒有回應著,南優賢現在只想快點衝回家去,於是就用力踩著油門就衝了。
到了家,南優賢就將金聖圭壓在門上,然後封住金聖圭的唇。
不斷的纏綿ˋ肆虐ˋ吸吮。
「唔恩...」金聖圭很久沒有這樣被吻的感覺了。

後來也不掙扎了,壓住南優賢的後腦,讓他更深入的吻。
金聖圭被吻的暈頭向轉,腳無力的順著門要滑下去時,被南優賢摟住了。
不過南優賢也不打算就這樣離開金聖圭,因為他已經好久沒碰到金聖圭了啊!!!
南優賢不安分的手探進金聖圭的褲子裡,開始的搓揉著那火熱。

「唔恩...不ˋ不要...」金聖圭緩緩的推開南優賢,南優賢才捨得離開,但是手依然還在那。
「哥為什麼要離開?」南優賢不明白的問。
「恩唔...就ˋ就想去ˋ啊...散ˋ散心嘛...」因為太過於舒服而連話都說不清楚。
「散心?哥不是答應不會離開我身邊嗎?」南優賢有點不滿的說到。

「不知道是誰真的要跟我結束的!!!」金聖圭有想要解釋可是卻沒有勇氣。
「哥你不用跟我解釋什麼,那個時候你跟我提分手的時候我大概知道發生什麼事,雖然真的有點難過就是了」南優賢這樣說的時候,金聖圭不怎麼明白。
「所以你早就知道是你哥所使的?呀南優賢!!你知道我這一個多月下來是有多麼的難受嗎!!我會想要出國去散心是因為想要忘記著痛苦!」金聖圭說著說著就哭了。

南優賢抱著失去控制的金聖圭。
「對不起...讓你這麼的難過...」南優賢也知道那時候的金聖圭是脫口而出才說得話。
「嗚...我討厭你...」金聖圭越這樣說,南優賢越覺得心疼。
「哥別哭...告訴你一個消息,我哥認同了」一聽到南優賢這樣說,金聖圭覺得很驚訝。

「真的?」金聖圭還是有點不大相信。
「真的」南優賢趁金聖圭還在迷茫的時候,拉過他的手將一只戒指戴上金聖圭的無名指。讓金聖圭有點錯愕。
「哥願意嫁給我嗎?如果答應了哥就將另一個戒指戴在我手上」南優賢不懷好意的笑了。

「不要」金聖圭一口回絕讓南優賢很難過。
看南優賢一臉要世界末日的樣子金聖圭就覺得南優賢真的蠻可愛的。
「開玩笑的啦」說完就將另一只戒指戴上南優賢的無名指上了。
然後墊起腳尖輕吻了南優賢的唇。
「圭哥,我們要永遠的在一起,不准再離開我身邊了」難優賢說完就吻上金聖圭。
這次金聖圭沒有掙扎,環上南優賢的頸部,南優賢慢慢的加深這個吻。

戒指上面刻的字是:K 跟 N,還有半顆心,兩個接在一起是完整的心。
這意旨著兩個人要有完整的愛,才能相愛一輩子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玥兒love圭圭、 的頭像
玥兒love圭圭、

玥彌小天地、

玥兒love圭圭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