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.15


南寶賢知道金聖圭的為難,但是也只能靠他來讓南優賢跟金聖圭分手了。
「你也是有弟弟的哥哥,應該知道我的心情吧?」聽了南寶賢這話,讓他想起了那時候自己也很反對李成鍾跟李大烈來往。
金聖圭默默的點頭,但是又很想拒絕南寶賢,但是在聽他這樣說又退縮了。
「我...沒權利說不嗎...?」金聖圭默默的開口問。
「你能有權利嗎?我不是說了很清楚了!我會給你時間考慮的」南寶賢半強迫讓金聖圭答應,讓金聖圭不知道該如何是好。

南寶賢伸出手要金聖圭的手機,金聖圭也不趕忤逆,就拿給他了,輸入好號碼,再打了一通自己手機的螢幕也顯現金聖圭的號碼了。
「我會再打給你,最好給我一個讓我滿意的答案。」說完就開車在金聖圭回家去了。
到了家裡,金聖圭拿鑰匙開了門就進去了,整個虛脫從門滑下去就直接跌坐在門口了。
金聖圭其實很害怕南寶賢會對自己做出什麼樣的事,在金聖圭下車時,南寶賢對他說了。
「這件事只有我知道你知道,不許給別人知道,尤其是南優賢!」在金聖圭聽了這樣的話,令他不知道要怎麼辦。

就在這樣想的時候,電話就來了,是南優賢。
金聖圭在想要不要接...可是不接又會讓這傢伙想很多,最後還是接了。
「啊優賢啊...」金聖圭刻意沉住氣,怕他自己哭了。
『哥怎麼這麼久才接電話呀』南優賢不滿的說道。
「啊...剛回到家啊」隨便編了個謊言,南優賢怎麼可能分辨的不出來真假呢?

『少騙我了,哥今天怎麼了?聲音聽起來怪怪的』南優賢多少有聽出來金聖圭的聲音有點鼻音。
「沒什麼...」金聖圭深怕自己就這樣哭了。
『是不是我哥又對你說了什麼?』一聽到這樣的話,金聖圭很懷疑南優賢是怎麼知道的。
「沒有啊」金聖圭還是選擇不說,南優賢是聽管家爺爺說南寶賢出去找金聖圭,但也不知道他找他幹嘛。

『我再問一次!我哥到底跟你說了什麼!』南優賢真的很怕金聖圭聽了南寶賢的什麼話而動搖。
「不干你的事,你想他可以我說什麼?」金聖圭冷笑。
『真的不干我的事嗎?金聖圭我是擔心你欸!』南優賢有點不滿的說。
「對沒錯,擔心?哈哈這種事你就不用擔心了」金聖圭有點快瘋掉的感覺,因為他真的很煩到底要怎麼辦,說的話好像又會傷到南優賢,但是又很怕南寶賢對自己做了很過分的事。

『哥你別這樣好不好,你不知道你這樣我會很心疼!』南優賢真的很想衝去金聖圭的家裡抱住這個快失去理智的傢伙。
「哈哈,南優賢,我們還是分手吧,這樣或許對彼此都比較好』金聖圭脫口而出了,聽了這樣的話,南優賢真的很難過。
『金聖圭你是認真的嗎?』南優賢還是認真的問了一次。
「你覺得我不夠認真嗎?那好,我就再說一次,南優賢我們分手吧」這次金聖圭很認真的對南優賢這樣說。
『金聖圭,你還喜歡我嗎?別跟我開玩笑了好嗎?』南優賢真的很想哭。
「我討厭你...討厭你...都是因為你害我的人生步調都亂了!!!」金聖圭大吼著。
『呵是嗎?那你真的想跟我斷交?』南優賢快放棄了。
「沒錯!我就是要跟你斷交」金聖圭在說出這話時,他已經後悔了,正要開口說話時。

南優賢就說出了這話。
『如果你堅持的話,那我們就到此結束吧』說完就掛了線,讓金聖圭一個人愣在那裏。
雖然是自己自作自受,但是就是覺得很心痛,明明就是自己要斷絕的啊...
金聖圭無力的倒在沙發上,想起了跟南優賢在一起的點點滴滴,就突然痛哭了起來。
「嗚嗚...」怎麼辦...南優賢我還是好愛好愛你...

==============時間分隔線==============

隔天一早,金聖圭整個很疲累,眼睛也因為哭過而腫腫的。
看著浴室的鏡子的自己,覺得有點可笑。
這一切都是南優賢害的!!!!!!!
收拾好東西,戴上墨鏡就準備騎車出門去上班了。

到了Paradise,李成鍾看到金聖圭帶著墨鏡就覺得怪可疑的。
「大叔你來這幹嘛?」李成鍾故意調戲金聖圭。
「呀李成鍾你找死嗎?」金聖圭皮肉不笑的說道。
「哎呀~不是嘛!哥幹嘛沒事戴墨鏡啊!」李成鍾無辜得解釋道。

「長針眼行不?」金聖圭隨便編了個謊話。
「幹嘛沒事長針眼?不會半夜偷看誰洗澡吧?」李成鍾還是覺得怪可疑的。
「小孩別問哪麼多!去幹活去!」趕著李成鍾走,怕李成鍾真的逼問自己不想說的話。
就在這樣想的時候,李成鍾伸手去把他的墨鏡給拿了下來,金聖圭還沒反應下來就已經被看到他自己眼睛已經腫得不成形了。

李成鍾拿下的那時刻,自己也有嚇到。
「哥你的眼睛...?」李成鍾要問的時候被金聖圭瞪了一眼。
「別問那麼多了!」搶下李成鍾的手上的墨鏡,趕著他去忙了。
「哥...」李程中探出小頭叫著金聖圭。

「幹嘛?」金聖圭不耐煩的回應著。
「東雨哥今天請病假喔...」因為張東雨發燒了,所以就跟李成鍾請了假,也有要他幫忙轉達金聖圭。
金聖圭沒說什麼,只是點點頭,又繼續忙著點餐跟送餐了。
因為只有兩個人,所以就要一個人在廚房一個人負責點餐,雖然點餐這部分是李成鍾要負責。
但是不久之前,李成鍾多次被男客性騷擾,所以金聖圭不放心讓李成鍾點餐跟送餐了,所以就由他跟張東雨負責了。

就這樣忙著忙完了,很快就到了下班時間了,李大烈剛好下了課要來接李成鍾回去了。
「大烈晚自習到這麼晚啊?」金聖圭問著李大烈。
「對呀~我順道去看我哥哥」沒錯,就是李成烈,李大烈看到金聖圭今天帶著墨鏡也覺得挺反常的。
「哥怎麼戴墨鏡?長針眼?」李大烈疑惑的問到。
「嗯,你這樣想就是了」金聖圭無所謂的說道,李大烈也就不追究了,因為他也知道金聖圭的個性就是不太想表達的話他就不會表達,所以就算逼問也問不出個所以然。

之後李成鍾忙完了,從廚房走出來,就看到了李大烈。
「大烈你來了啊」李成鍾走到李大烈身邊,跟金聖圭做個鬼臉就拉著李大烈離開了。
金聖圭無奈的搖了頭,就自己做最後的善後處理了。
沒多久就做完了,把店面鎖好,站在店門口從上往下看,這間自從他父親要他親自經營的,現在也有7年了吧。自從18歲就開始經營了,然後等李成鍾高中畢業就來幫自己的忙了,而張東雨只是意外的來應徵而已,他只是純粹的對咖啡有興趣而已,現在倒也是一流的咖啡調配師了。

金聖圭默默的嘆了口氣,最後就騎車回到家了。
回到家就是先洗完澡,然後就上床睡覺了,他始終不明白南優賢那話是什麼意思。
他真的當真了嗎?他真的是認真的要跟我分手嗎?
雖然事昨天才發生的事,金聖圭覺得過的蠻漫長的,想鼓起勇氣打給南優賢,但是自己沒有勇氣。


金聖圭現在每天都過著沒有南優賢的日子,老實說這心情都被李成鍾看穿了。
「哥你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了啊?」李成鍾真的覺得金聖圭最近特別的反常。
張東雨跟李浩沅也看得出來金聖圭的異狀。
「真的沒什麼事」金聖圭根本不想多做解釋,李成鍾只能無奈的搖頭了。

「自從南優賢沒來的這段日子,哥就特別的反常,果真是因為南優賢吧」聰明伶俐的李成鍾怎麼可能猜不出他自己哥哥的心聲啊。
自己的心聲被李成鍾猜中,自己多少也會無奈。
「成鍾,哥問你一句話,你曾經埋怨過我嗎?」金聖圭突然這樣問,讓李成鍾不大明白。
「哥你什麼意思?」李成鍾不明白的問。
「我強迫你跟李大烈分開的那時候,你有埋怨過我嗎?」金聖圭明白的說清楚。
因為他覺得自己現在的狀況好類似,當時沒有好好得問李成鍾的心情為什麼要選擇李大烈,就是這點不明白。
所以他才會不知道要怎麼辦,最後還是聽了他哥哥的話才跟南優賢這樣說,他那時候事已經煩到連理智都不清楚了。


「拆散後你當時是怎麼樣的心情?」這讓李成鍾不知道要怎麼回答金聖圭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玥兒love圭圭、 的頭像
玥兒love圭圭、

玥彌小天地、

玥兒love圭圭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