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.5

事情是這樣的,在離開李成烈的門診室之後,南優賢拉著金聖圭到自己停車地方,有一個小巷子,南優賢將金聖圭帶進去那個小巷,將金聖圭壓在牆壁上。
一手摟著金聖圭的腰,一手抵在牆壁上,不讓金聖圭有逃跑的空間。

金聖圭的手抵在南優賢的胸前,意識想推開。南優賢不管前面的人兒的表情是多麼的凶悍,就這麼的吻上去了。
「唔...?」瞪大的眼睛看的前方的男人,又被吻了…金聖圭想推開,可是卻使不上力。

南優賢慢慢的加深著個吻,技術熟練的將金聖圭的嘴纏開來,勾起小舌就是一陣肆虐。金聖圭覺得快沒氣了,稍微用力的推推南優賢,南優賢知道金聖圭快沒辦法呼吸了。才不捨的離開,離開時還在金聖圭的嘴角舔舐嘴角邊的唾液。

金聖圭喘著氣瞪視著南優賢,無力的往牆壁上貼著。手還抓南優賢。等到金聖圭稍微可以不喘氣時,又再次吻上,不安分的手正要伸進自己的褲檔裡。
「不要!!!!!」用力推開南優賢,還伸出手一記巴掌打在南優賢的臉上。
南優賢吃痛的唉了一聲,看到金聖圭的臉是多麼的驚恐跟害怕,眼角邊還泛出了淚光,意識下才發現自己差點要強了眼前的人。

「哥…我、」什麼話都說不出口,連一句道歉的話也說不出來,南優賢想後悔也來不及了,金聖圭用力推開檔在自己面前的南優賢,就掉頭要走掉了。
南優賢一急著拉住金聖圭。
「放、放開我…」頭也不回的說,而且很明顯的是,金聖圭的哭腔聲很嚴重,這南優賢可以聽的出來。不過他不打算就這樣放心的讓金聖圭自己回家去。

「我、我送你吧…」南優賢真的覺得很愧疚,可是卻不知道要怎麼安撫著金聖圭。
「不用了…」用力甩開抓住自己的手,可是又被抓住了。
「我不放心你一個人回去…」說完就半強迫金聖圭進自己的車裡。
說是這麼說,南優賢完全不知道金聖圭的家。
「哥 … 你家往哪個方向?」問坐在副座駕駛上的金聖圭,指了前方的小房子。
「直走?」南優賢繼續問,金聖圭點頭,就轉過頭看向車窗。

南優賢知道金聖圭現在真的是不想裡自己,也不想跟自己說話。不想想了,踩著油門就直衝了。在車內,意外的安靜,讓南優賢不知道要不要打破著冷冷的氣氛。連停個紅綠燈,金聖圭完全都一直看車窗外面,完全都不想看南優賢這方向。

「哥 … 還在生氣嗎?」南優賢不是不知道,那種驚恐又害怕的表情,是不是就代表著之前有發生過什麼事件?
沉默不語的金聖圭,南優賢也無話可說,快到金聖圭家附近時,金聖圭才開口。
「停車 …」有點鼻音的金聖圭說到,南優賢聽了話就停下來了,金聖圭不想多說什麼話,打開車門就下了車,在車內的南優賢看著金聖圭進家門他才放心。
南優賢覺得好像太過於衝動了 …他忘記了李成烈所說的話,導致他現在真的很愧疚跟後悔。他很怕金聖圭會就此的討厭他到底。什麼都不想想了,就衝到李成烈的醫院了。
============時間分隔線============

聽了南優賢的話之後,李成烈只有一句話。
「這叫做,自做虐不可活!」李成烈不帶任何表情的語氣說到,而南優賢想後悔也來不及了。現在只能叫李成烈幫忙了,自己根本不知道要怎麼辦。

「成烈 … 我該怎麼辦 …?」南優賢欲哭無淚的說到,李成烈嘆口氣的說到。
「道歉。」李成烈唯一只想得到的辦法就只有道歉了。「是要誠心誠意的道歉,然後再跟圭哥解釋清楚」南優賢當然也知道要道歉,可是自己不知道為什麼卻開不暸口。
「我也知道啊...可是不知道要怎麼道歉...」聽南優賢話,李成烈真的不知道該拿他怎麼辦。
「道歉就道歉啊,還有不知道這種事?還是說你想要選擇逃避?」李成烈這樣反問南優賢,南優賢當然極力的說不是啊。
「才沒有!!道歉就會原諒我嗎...?」這是南優賢最想知道的,可是李成烈怎麼會知道啊,他又不是當事者!!!!

「你問我我問誰啊...」李成烈真的覺得很莫名,李成烈嘆口氣的想,該把事實說出來給南優賢知道為什麼金聖圭會那麼的害怕,雖然當初覺得金聖圭可以治癒南優賢,可是自己也提醒過他了,絕對不可以硬上!他也沒想到南優賢真的差點就來硬了...。
「優賢哥,我告訴你圭哥的經歷吧,我覺得你必要知道的。」聽李成烈這樣說,南優賢直覺真的很準確,畢竟自己看的出來金聖圭那時的表情,南優賢就覺得之前一定有發生過麼事。

「你也知道吧,看圭哥的模樣,就是會想讓人引人犯罪的模樣,所以每次圭哥都會被一些不認識的男人搭訕,不然就是同己的好友,每個人都差點要強了圭哥,那些人都被金聖圭一記巴掌打在臉上,有些比較惡劣的男人,會直接強x姦了不過最後當然沒得成,所以說,圭哥正常來說,會怕會恐懼是正常的,而且我當初就跟你說過了,不要直接上了!不聽我的警告,現在想後悔也來不及了!!好好去到個歉比較重要!!!」
為什麼這些李成烈都知道呢,因為他跟金聖圭大學時是學弟學長的關係,那時候李成烈大一,金聖圭大三,所以這2年下來,
他跟金聖圭型影不離,根本就是兄弟的關係了。
而且當初是李成烈搶救金聖圭的,所以他在2年的這段時間,那些人都不敢接近李成烈跟金聖圭了。

聽著李成烈的解釋,讓南優賢覺得跟這些人是不是沒什麼兩樣?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道歉,說逃避嗎?當然不是了,只是不知道金聖圭會不會原諒自己。
「所以說,道歉還是道歉」李成烈這樣說,南優賢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道歉了。跟李成烈說聲再會就離開了門診室。


離開了李成烈的醫院,南優賢開了車就衝到金聖圭的Paradise了,想都沒想就直接開了門進去了。
「歡迎、……你、你來幹什麼……」很明顯的,金聖圭根本不想見到南優賢,南優賢也不管金聖圭的話,直接走到櫃檯。
「我來、來跟哥道歉的…」聽著南優賢的話,金聖圭稍微有心動了,可是卻又不想原諒南優賢。
「不用了,快點走…我一點都不想見到你…」多麼狠的話,讓南優賢不能反駁了。

嘆了口氣,南優賢才開口。
「哥…真的很對不起…我真的克制不住…」其實金聖圭也明白,那時候自己不知道南優賢是以什麼心態要對自己這樣,會不會又是跟之前差點強x姦自己的人一樣。
「快走吧,我真的不想聽你解釋那麼多…我真的不想在見到你了...」聽了金聖圭這樣說,南優賢真得不知道還能跟金聖圭解釋什麼。
「哥...如果你真的不想見到我,那我會消失在你眼前,直到你原諒我為止。」說完這句話,南優賢就離開了Paradise了,金聖圭聽到這些話,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稍微有點心痛…
為什麼聽到這些話我會有種想留住你的衝動……

離開Paradise的南優賢,看著天色快變黑暗了。開了車就直衝到了[ Bar],這間是南優賢還沒認識金聖圭最常去的地方,那間《Why》的性x愛酒吧。
走進去,跟之前沒什麼兩樣,還是很吵鬧。走道吧檯前,點了一杯薄荷酒,這是南優賢最常喝的一杯。南優賢酒量其實也不錯。

突然有個美人坐到南優賢的身邊,南優賢不用轉頭看,就知道那是誰了。
「俊秀哥,好久不見了」南優賢輕笑,轉過頭面向金俊秀。
「呀你這小子,多久沒來了啊?是不是有新歡了呵呵」金俊秀故意調戲南優賢。
「啊~新歡...因為做了不應該發生的事,結果就被討厭了呢...」說實在話,南優賢真的很後悔。

「呵呵,再找一個吧,反正你之前也跟很多女人發生關係,不差那個女人吧?」金俊秀這樣說,南優賢的確常跟女人發生不該發生的事,可是那是以前的他,他就是搞不董為什麼做了那麼多次的性x經驗,卻還是不滿足,難道欲求不滿也是個病?所以才會去找了李成烈,也因為這樣才認識金聖圭。
「這次對象可不是女人...」聽南優賢這樣說,金俊秀倒是很驚訝。
「哦?不是向來都是異性戀嗎?呵呵,換口味啦?」再次的調戲,南優賢真的想不出話來可以反駁金俊秀。

「哥...」南優賢真的不知道該講什麼來回應金俊秀,此時有個人用手拍打金俊秀的後腦。
「呀朴有天!!!你不能手下留情點嗎!!!!」金俊秀表示不滿,而朴有天當然也沒有心軟。
「優賢吶,別把你俊秀哥的話放在心裡啊,你向來都知道他就這張嘴...唉、」朴有天也覺得金俊秀的嘴巴太厲害了。

看南優賢沉默不語,眼神一直看向前方,不知道在沉思什麼事。朴有天用手肘撞了一下金俊秀,意識叫他看著南優賢。
「優賢吶,怎麼了?」朴有天看著南優賢今天有點反常,平常的他應該會去搭訕女人,結果今天卻意外的在這哩,剛剛也是有女人過來想到搭訕,卻被南優賢一口回絕了。

沉默了幾秒,才開口。
「哥...你說我該怎麼辦...我好像真的喜歡上他了,真的愛上了...」南優賢眉頭眉尾的說,使金俊秀跟朴有天不知道要怎麼回應他。
「是你現在的新歡嗎...?」朴有天其實剛剛有聽到他跟金俊秀的對話。看著南優賢點頭。所以代表這個新歡,南優賢動了他之前所沒有的感情。

南優賢找了找手機的照片,找到他之前從李成烈手機中拿的照片,不知道花了多少時間才說服他傳給自己。把手機給金俊秀看,金俊秀又拿給朴有天看。
兩個人看了看,這個男人是真的不錯,會是想讓人引人犯罪的臉蛋。
「這就是你口中的新歡?」金俊秀問到,南優賢點了頭,把他跟金聖圭之間的事稍微的跟金俊秀還有朴有天知道。他沒有透漏太多。

講完之後,金俊秀跟李成烈說的話一模一樣。就是要自己去跟他道歉了。
「可是對方不原諒啊...」南優賢欲哭無淚的說。
「傻子啊!!!一般來說不可能一下就原諒的」聽著金俊秀這樣說,南優賢覺得好像有道理,可是自己除了道歉還是道歉,還有什麼辦法可以解救他呢...。
「那哥...我該怎麼辦...?」南優賢第一次為了一個人,可以這麼的煩惱,想到他會討厭自己,他就覺得很害怕。

「唉,想辦法再去到個歉吧,我相信他總有一天會原諒你的。」金俊秀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幫忙南優賢,只能再去叫他在是一次看看吧。
「......我知道了」南優賢好像覺得只有道歉這個辦法吧...一般來說真的沒有什麼辦法了。
「優賢吶,好好去說服吧,如果你真的愛他的話,就想個辦法讓他看到你的誠意吧」朴有天說完這句話,就帶著金俊秀去忙了。

這些事情南優賢都知道,只是他真的必須好好的想想要怎麼繼續跟金聖圭解釋清楚。
正當南優賢在想辦法的時候,有個女人坐到他旁邊。轉過頭看,那個女人以經點了跟自己一樣的酒。
「給虧嗎,小哥?」女人不懷好意的笑了,此時南優賢突然想到一個好辦法,可以確認金聖圭真正的想法。

「好啊,姊姊妳可是我的理想型呢」南優賢伸出手輕撫那女人的臉蛋,女人被南優賢逗的心動了。
「那正好,你也是我理想型呢」女人輕笑,繼續貼進南優賢,南優賢感覺到這個女人氣息越來越近了。稍微推開了一點。
「呵呵,不嫌棄的話,姊姊願意跟我交往嗎?」女人聽到南優賢要求自己跟她交往,當然是很高興啊。

「才第一次見面就這樣要求,不想知道我的名字嗎?」女人反問南優賢。
「沒聽過一見鍾情嗎?呵呵,姊姊告訴我吧,我叫南優賢,今年22」順便將年齡告訴對方,一講到一見鍾情,南優賢覺得耳熟。
「啊比我小呢,優賢啊,這名字可真好聽,姊姊我叫朴智恩,今年25了呢」朴智恩又在更靠近了一些。

「所以姊姊答應跟我交往了嗎?」故意撒嬌,朴智恩當然就這樣答應了南優賢的要求。
南優賢拉住朴智恩的手。
「那姊姊就是我的女朋友了喔,姊姊要不去喝咖啡?」當然南優賢會這樣做,是另有目的的。朴智恩點了頭,南優賢就帶著朴智恩到了Paradise。

「歡迎──、南、南優賢?這位是...?」李成鍾看到南優賢背後的女人。金聖圭當然也有看到,可是他一點都不想知道那個女人跟南優賢有什麼關係。
李成鍾將兩位帶位子,李成鍾湊近南優賢的耳邊說。
「哥,這個女人是?」李成鍾只是純粹的好奇。
「啊,她是我的女友,朴智恩」南優賢輕笑,他就是故意要讓金聖圭知道。
一聽到是女朋友,金聖圭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很揪心...。

=================暫封==================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玥兒love圭圭、 的頭像
玥兒love圭圭、

玥彌小天地、

玥兒love圭圭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